当前位置 : 青海毛织物信息网 > 拨号器 >

湖北3兄弟先后加入红军,几十年无音讯,建国后都成开国少将

来源:http://www.eurocontract.net 时间:07-19 02:43:18

在古代,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实行的兵制都是“世袭制”。由父亲传给儿子,儿子传给孙子。

这样的情况一直到了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都还很常见,经常能见到一家人父子或者兄弟一起参军,也有几个朋友相约一起踊跃报名参军......

然而在战争的年代,战场上枪炮无眼,战士们战死沙场、马革裹尸。

正所谓“田园寥落干戈后,骨肉流离道路中”,为了国家和民族牺牲性命的将士不在少数,能够活着走下战场的更是少之又少。

然而在“共和国第一将军县”的红安县,有这么三位战争英雄。

他们是三位表兄弟,从1934年长征开始,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,他们先后经历了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。不仅都幸存下来,最后都成了赫赫有名的开国少将!

新中国成立之后,1955年开始实行新的军衔制度。

实行新的军衔制度之后,也出现过一家同时出现好几个将军的将军世家,但是,一家三兄弟在建国之后都被授予开国少将军衔的却是独一份!

这三兄弟究竟是何许人也?

一.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

故事要从这里讲起。1939年,此时抗日战争已经爆发两年,为了一致抗日,国共展开了第二次合作。

在中部的抗日战区,国民党开辟了正面战场,和日军展开了拉锯战。

为了商议接下来的作战计划,新四军召开会议。一个叫做戴克明的军官,作为代表前往皖南泾县参加这次会议。

然而,让戴克明没想到是,此行竟然有一个极其意外的收获!

戴克明到了开会的地方,和另外一位侦察参谋住在一个房间里。随意攀谈起来才发现两人竟然是同一个姓氏!这实在是太巧了!

两人都格外的意外,“戴”这个姓氏不算常见,戴克明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侦察参谋很是亲切。

在得知姓氏相同之后,两个人更是觉得亲近了不少。

无巧不成书,戴克明报出自己的名字之后,对方先是爽朗的笑了笑,然后说道:“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,我叫戴克林。”

天下竟有如此巧合之事?实在是让人惊奇!

紧接着,戴克明说自己是湖北人,戴克林立刻说道他也是湖北人!

“你是湖北哪里的?”戴克明追问道。

“湖北黄安的,1932年跟着红四军去了陕北之后就没回过家了。”戴克林有些伤感的说着。

“什么?你是黄安哪里的?”戴克明又问道。

“是个小地方,不知道你听过没有。紫云区檀树乡戴家塘村的,当年我全家都被国民党那群混蛋杀光了!只有一个堂弟,被我拖着一起参加了革命,但是......哎!这世道,不知还活着没有......”说道这里,戴克林显然是有些情绪激动,眼眶红了起来。

戴克明一把抓住了戴克林的手说:“我怎么会不知道戴家塘村啊!那就是我的家乡啊!你是不是道驹哥?!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原本的名字叫道驹?难道你是......道奎么!”戴克林简直不敢相信!

“哥!是我啊!我就是道奎啊!”戴克明激动的声音发颤。

本是兄弟的两人,怎会多年未见?又怎会相见却不相识?

二.少年不知愁滋味,却道无奈是分离!

原来,大革命失败之后,国名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抓捕活动,到处搜捕红军。而戴家则因为参加革命的人过多。为了杀一儆百,以儆效尤,整个戴家的男女老少被杀害了一大半。

当时,戴克明的母亲为了逃命,被迫四处漂泊,一直到了1929年才得以回到家乡。没过多久,已经参加了红军的戴克林在回乡的时候,把自己的堂弟戴克明从家乡带出来一起参加革命。

但是在参加革命之后,两兄弟被分到了不同的部队,奔赴不同的战场。此后,他们都为了革命一直尽力在战场上拼搏,竟是有十年的时间再也没有见过面!

加上革命工作的需要,两人都改了名字,不再用原来的名字。

戴道驹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戴克林,戴道奎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戴克明。

这才有了上面的一幕,两人相见却不相识。

谁能料到,相隔千里的两兄弟,竟然改名字改得也如此地相近,这大概就是亲情的感知吧!

三.一门双虎将,立志要报国!

戴克林的革命历史要从他十三岁时候说起,那时他加入了童子军。

当时,黄安县是红军的革命根据地,戴克林很是崇拜红军,虽然他们穿着破烂的军服和草鞋,每日饥寒交迫,但是每个人身上都有一股说不出、道不明的气势。

就是这样的气势让戴克林向往,在他眼里,这些红军是像神一样存在,他们保卫国家,抵御外敌。

加上当时村子里有不少人自愿报名参加红军,戴克林便也想加入,但是去报名的时候,首长却告诉他,他的年纪太小了,还不能参军。

一心要做红军的戴克林心急如焚的问道:“那我现在能做些什么?”

首长告诉他:“你可以先去做童子军,先进行一些训练,等你的年纪到了再来参军!”

于是戴克林加入了童子军,很快他凭借着艰苦的训练和惊人的毅力,成为了童子军当中的佼佼者。

等到了十六岁的时候,他终于如愿参加了红四军,还是当时十分有名的“红小鬼”。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戴克林资格老练,一路从宣传队走到了正规军当中,先后担任指导员、连长等职位。

他的成绩和职位是他一步一个脚印,一场又一场的拼死战斗换来的。

戴克林才思敏捷,是十分优秀的侦察兵,也是很有天赋的指挥官。

1940年,戴克林活动在日本人主控的敌后战场,当时谭震林全面主持工作。谭震林带着刘飞、戴克林等人,乔装打扮、改名换姓一路从常州来到了苏州,冒着生命危险前来侦察敌情。

当时,他们在一家旅馆落脚。因为日军每晚十点钟要来查房,谭震林便带着戴克林他们早些吃晚饭,然后去看电影,一直看到日军的查房结束,以此来躲避日军的追查。

即使终日被敌人的白色恐怖所包围,但是戴克林等人丝毫不畏惧,工作游刃有余。

因为在此次侦查中,戴克林工作出色,所以他被谭震林任命为支队长。

有一次,恰逢他们在开会的时候,日本军突然袭击。当时的戴克林才从敌占区归来,身上还穿着乔装打扮的服装——长袍和西式礼帽。

谭震林当即要求戴克林指挥第一支队去打退这些来犯的日军。

戴克林看看自己的装扮有些犹豫的说道:“司令员,我穿成这样去指挥,弟兄们能听我的么?我手里连像样的动东西都没有啊!”

谭震林脸一沉:“穿上长袍带上礼帽您难道就不是共产党员了么!拿出你的气势来!速去指挥!”

戴克林就这样穿着长袍,临危不惧,冲到部队的前线冲着一众士兵喊道:“我是第一支队支队长!此次进攻我来指挥!”

说着,他亲自扛起一把捷克式机枪,冲到最前面,对着日军的队伍就是一枪,底下的士兵都被他的气势折服了!跟着他一起勇猛冲锋,面对如此勇猛的攻势,日军被打得懵圈了。

戴克林带着第一支队的士兵一直战斗到第二支队来支援,两队合力将日军打败!

而后在长征的途中,他在河西走廊一带的激战里受了重伤,左脚脚踝被子弹径直穿透,伤势严重。

当时因为长征途中物资匮乏和紧张,并没有足够的抗生素可以给他使用,他的伤口恶化,化脓发炎,走路困难,需要人搀扶才能前行。

戴克林为了不拖累其他的队员,他找来一根木棍,自己拄着拐杖艰难前行。但是他的行进速度还是无法跟上大部队,无奈之下他和大部队失散了。

尽管如此,并不能阻止他革命的步伐和心中火热的向往,他从河西一带开始一路乞讨,就这样到了延安解放区。

到了延安他也不甘于现状,一心要为革命做贡献,哪里需要他帮忙他就去哪里。

新四军的组建需要人才,他就自告奋勇,从延安一路南下到了皖南,也正是这次的南下,让他遇到了自己的兄弟戴克明。才有了前面那一幕兄弟重逢的场景!

四.兄弟两人,旗鼓相当!

虽然兄弟两人十年未见,但是这十年里,两个人都用自己的行动为革命事业的进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在战场上写下了壮丽的篇章。

戴克林身为兄长勇猛善战,而身为弟弟的戴克明则和哥哥旗鼓相当,不分上下。

1946年6月,国名党企图制造第二个皖南事变,发动三十万兵力将中原地区的中共兵力包围,打算全部歼灭!

中原军区的领导根据当时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,做出了部署:分开突围,互策互应。

6月26日,中原突围战役的爆发拉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,当时戴克明所属的中原区三纵一旅八团,在旅长闵学胜的指挥下向西突围。

7月11日,突围军队一路过关斩将到了流水沟地区。戴克明所在的八团按照指令在此处击退赶来追捕的国军,为南路的主力军队渡襄河打掩护。

阻击行动开展了一天一夜,南路的主力军已经安全渡河,但是负责阻击行动的八团成员再想渡河已是难于上青天:襄河的渡口已被敌军封锁,渡河的船全部被炸毁,整个八团犹如笼中困兽。

种种困局让八团的战士感到绝望,不少人已经打算放弃,士气十分低迷。

此时戴克明临危不惧,率先站出来,十分坚定的对着整个部队说道:“大家莫慌莫急,八团不会亡!党和国家不会放弃我们!只要我们手中还有枪,我们就要战斗到最后一刻!我们一定要坚持住!”

戴克明的一番话宛若一颗定心丸和强心剂,瞬间让整个部队的情绪再次高涨起来。

就在戴克明说完这番话不久之后,尚未渡河的闵学胜旅长带领一个班的士兵前来支援。闵学胜和戴克明商议之后,当机立断,决定先向北突围,然后采用迂回战术西进。

当天夜里,戴克明带领八团作为突击队,勇猛迅速地向北突围打开缺口;紧接着,闵学胜带领剩下的士兵急速向北进攻。

一直到了7月14日,他们终于甩掉了追踪的国军。一路边战边走,历经艰难坎坷,到了8月4日抵达陕西,和早些到达的河南军区部队取得汇合。

后来,《中原突围史》一书曾对戴克明带领八团士兵突围的事迹做出这样的评价:“南路军一部在襄河受阻,面临全军覆没的紧急关头,当机立断,转道北上,经过辗转战斗,一路艰辛,进至豫陕边,从而化险为夷,完整地保存了一支能征善战的部队,胜利地完成了自身突围的任务。”

五.建国十年,齐聚一堂

戴克明和戴克林两人重逢之后,怎么也没想到,他们的表兄弟程启文也加入了新四军。

1929年,年仅14岁的程启文就闹着要加入红军。

当时负责招兵的红军说道:“你连枪长都没有,如何能扛得起枪呢?”

听完这番话,程启文并未放弃,他想方设法地要参加革命,最后还走了“后门。”

他让自己的叔叔找到了当地的红军招兵负责人,磨破嘴皮子,最后才让他加入了红军。

临走的那天,程启文赤脚淌过村子前面的河,他一只脚刚刚过河,就听得父亲在他身后喊道:“你要去做红军,抓紧时间去吧!”

程启文深深朝着父亲鞠了一躬,擦干眼泪,转身离去!

那时,戴克明和戴克林两兄弟已经入伍,从此三兄弟天各一方。

入伍之后,虽然程启文年纪不大,但是他吃苦耐劳,从不喊累。一路跟着长征的部队到了鄂豫根据地。

十七岁那年,他就做了中共商洛特委少共书记。

然而,革命的困难和考验才刚刚开始。

当时商洛特委地区的武装力量不足,加起来不到三百人。这支刚刚成立没有多久、革命力量薄弱的队伍,很快遭到了国军陕西军队的猛攻。

在战斗中,司令刘实通不幸战死,副司令岳新明被俘后惨遭敌人毒手。宋兴国在千钧一发之际,带着第二分队的三十几个士兵突围成功,程启文也和他们一起脱险。

可剩下的兵力仅为原来的十分之一,在敌人的不断围堵之下,兵心涣散,人人惶恐。

宋兴国虽然带兵突围成功,可看到同志们伤的伤、死的死,愧疚感让他痛苦不已,最后他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本就是群龙无首的队伍,又亲眼看着自己的指挥官自杀,不少人感到绝望!

危难之间,程启文临危不惧,迅速作出反应。他将剩下的同志们聚集到一起,简单的开了个小会。

面对此时的战局,他激励大家不要放弃,更不要一蹶不振,要想办法置之死地而后生才是当务之急!

最后,商议之下,大家推选程启文为支队队长。上任之后,程启文决定带着大家去找红25军会师。

这支小队一路追赶大部队的脚步,等到了黄柏岔的时候,他了解到有地方民兵,对过往的路人进行拦截盘问。

后有国军的追兵在追捕他们,要停下是万万不能的,当即,程启文决定要整个小分队乔装打扮之后迅速通过黄柏岔。

他想了一个办法:让手下的人都穿上地方民兵的衣服,又搞来了一顶轿子。

他坐在轿子里,才到黄柏岔,早已等候在此的“副官”便立刻立正敬礼。

当时守在黄柏岔的民兵团还以为是哪位大人物降临,都慌张地朝着程启文点头哈腰。

程启文故作镇定的点头,又说了几句客套话,还让手下的人分发了一些香烟给这些民兵团的人。让他们放下枪抽根烟休息休息,算是把他们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就在这些人放松了警惕之后,程启文便下令让他的人动手,将这些民兵团士兵的枪械全部缴获!

经过快一年的跋山涉水,程启文带领的这一支小分队在第二年的春天攻陷了洛南县城,终于成功和红25军汇合。

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十年之后,在南京的中央军事会议上,戴克林和程启文才见面。

至此,戴克林才知道原来程启文也还活着,兄弟二人十分激动,戴克林告诉程启文戴克明也来参加了此次会议。兄弟三人重逢之后,握着彼此的手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

此时他们还都只是少校,并未被封为少将。

六.英雄长存

抗日战争的时候程启文在新四军,解放战争时在四野战队。1961年,程启文被封为少将,也是兄弟三人里最先被进封为少将的。

戴克林解放战争时候在三野部队,1964年晋升少将。

戴克明解放战争时在中原军区战队,和戴克林一同于1964年晋升少将。

一户三位开国少将,纵观历史的长河都极为少见,他们兄弟三人为了自己的信仰都努力走到了最后。

于战火纷飞的年代被迫分开,于功成名就之时再次相遇。命运,实在是妙不可言。

他们的上级领导在知道他们的情况之后,除了感叹更多的是惊喜。在战争的年代里,有多少铁血男儿,上了战场之后便将自己的一腔热血抛洒在战场。

而这兄弟三人竟然能在枪林弹雨里都生存下来,这实在是个奇迹。

他们的故土也因为有了他们的光辉事迹,而让那里的人们倍感骄傲和自豪。

时间终将淹没众生,惟有英雄永远长存!

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用户名: 密码:
匿名?